追蹤
にゃにゃにゃ♥
關於部落格
目前
黑子的籃球 赤司中心♥
全職高手 黃少天中心♥
頭貼id=39675682
  • 83586

    累積人氣

  • 7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黑籃ヾ★【主紫赤、多cp】青樓、之二

      「又帶了誰回來了。」 每晚,紫原幾乎都會往赤司的房間跑,今天也不例外,而赤司也早就習慣了。 「小赤之後就會看到他了哦,他叫黃瀨涼太,又多了個不錯的人了呢。」 看著紫原對著這個名叫黃瀨涼太的人的讚賞,倒是好奇了起來「每次出去就帶了一個人回來,紅蓮閣還真是個收容所。」 「不要說這個了,小赤,跟你商量一件事好不好。」 拉過對方比起自己顯得瘦小的身體,輕而易舉的就圈在了自己的懷裡。 在赤司剛進入這,是彼此都還小的時候,當時負責人是紫原的父親,紫原因為自身身高關係常常讓同年齡的孩子害怕而疏遠,久而久之也不再喜歡與人相處,變得不愛說話,直到赤司來到了青樓,兩人在紫原父親的安排下一起成長,對彼此而言,都是在依賴著對方。 但礙於赤司還有自己尚未做完的事情,直到現在,就算紫原或多或少的表示出自己對赤司的感情,他還是選擇放在一旁,紫原對自己來說很重要,但止步於此。 「什麼事?」 大概猜得到對方想要說什麼,還是問了聲。 「雖然情報需要小赤,可是我不想要小赤勉強自己…」 抱著對方的手緊了些,他寧願現在就這樣把赤司監禁在這不讓他逃離自己的身邊,但他更不想要對方討厭自己,所以只能一直忍耐著。 「我沒有勉強自己。」 看吧,果然這樣說了,這回答在紫原的預料之內。 「這是我的生存價值,就算是敦也不可以剝奪。」 眼的力量太過強大,不可能沒有副作用,這點赤司知道,當然紫原也絕對猜想得到。 「小赤…」 「明天是大輝要的情報吧,我去。」 「……好吧,如果累的話就不要用眼了知道嗎,要是那個人對你毛手毛腳我會捏碎他的。」 「那如果是我願意的呢?」 「唔……」 紫原嘟起嘴撇過頭,不去回答這個問題。 因為答案是什麼,雙方早已經清楚了。 - - - 「大哥大哥,青峰大哥,今天也要去青樓嗎?」 相田琥珀是青峰救回來的人,因為想報答,而加入了蒼蓮花,很喜歡跟著青峰,從來沒有人對他如此的好,真要說的話,青峰現在是自己唯一的家人,而蒼蓮花就是自己的家,為了這個讓自己溫暖的家,他可以保護這些而死。 「阿,有工作。」 青峰打了一個哈欠回答琥珀的問題。 「那我也要去!」 「你去做什麼」 手放在比自己矮小的對方頭上,而後用力一推「給我好好待在組裡。」 「欸!青峰大哥都這樣,最近只把我留在這!」 「我是去工作不是去玩。」 「那我去找隼人玩可以吧!」 「…………」 拗不過只好讓琥珀也跟來了,前幾次只是帶著琥珀來找隼人,沒想到大概是磁場對上了,兩人感情比青峰想像的還好,也罷,自己並沒有反對,反而想推他們一把。 「啊啦,你們來啦?」 在外透氣的實渕看到青峰跟琥珀進來,上前去打了聲招呼,雖然實渕對青峰的印象並沒有太好,絕大部分的原因還是因為赤司,詳情不想知道,他只認為是在利用他的眼睛罷了。 青峰並不在意,因為是二代目在外怨恨他的人多到無法數清,他早已習慣,而且他也知道,就算實渕在討厭他,身為這裡的大金主,他還是不能拿青峰怎麼樣。 「還真是稀奇,不會是來這邊迎接我的吧,實渕。」 「少臭美了,別把我當成他們好嗎,要不是因為小征,才懶的理你呢。」 「哦?赤司呢?」 「早就去接客了!」 要說這神秘力量是什麼的話,大概也只有當面見識過的人才會知道。 而此時的赤司正在套話,對象是某位現任大將軍,是一位逞自己私慾而私下欺負老百姓,卻故作正人君子把罪推給他人的官員。 現在,他裝做高雅的喝著剛泡好的茶,與身旁帶的另一位小官員坐在赤司對面,看來又是想要叫自己的小弟先做,好讓自己脫身的傢伙。 這些,赤司早就知道了,只要一個眼神。 「你就是花魁赤嗎?」 「是。」 「聽說就算出高價點到你,你也不見得會獻出身體是嗎。」 「是。」 他毫不猶豫也毫不保留的回答,沒錯,這就是他。 「哼,那還真是有趣。」 聽說做官的沒有幾個心機與企圖還有像惡魔一樣的心腸,是不會成功的,至少就目前的政府狀況來看。 他一個眼神,就讓他的忠犬一個上前牽制住赤司,雖然赤司早就知道這個舉動,但他並沒有閃開,只是乖乖的讓他抓住。 「怎麼了?什麼也不動作嗎」看著對方這麼安分的讓自己的手下抓著,有些不像所傳聞中的難搞「難不成,知道怎麼樣也贏不了我,所以放棄了嗎?哼,我想也是。」 那人高傲的伸出手抬起了赤司的下顎,看著那與之不同的赤金雙瞳。 「你想上我嗎。」 赤司冷靜的也回盯了對方。 「看樣子你很清楚嘛。」 「交換條件,你必須跟我說一件秘密,如何。」 「哦?我憑什麼答應你?」 「你會答應我的對吧。」 赤司起身跨坐在大官員的腿上,嘴角上揚露出了平常看不到的笑,是一種可以勾人的笑容,手撫上了對方的臉,「會吧?」再次說了一次。 「哼,能讓我滿意的話。」 官員讓自己的小弟先出了房門,而後赤司把身上的浴衣退至腰間,挺直了腰讓對方更容易的吸吮自己胸前兩點,不時發出令人沉溺於其中的呻吟聲。 「吶、跟我說…吧?是不是…殺了蒼蓮花的…唔…嗯」 還未說完的話,被狠狠一吸而停下問話,手有些用了力的緊抓對方頭髮。 「啊?蒼蓮花?」 離開了吸吮的動作,抬頭看著赤司想要回些什麼時,就被赤司一手握住已經有反應的性器。 「蒼蓮花,你知道的吧?」 赤司把臉靠的很近,氣息吐在了對方臉上,手上下套弄刺激著,讓對方陷入在性慾當中。 「青…青峰大輝是吧,哼,老早就想解決他了,只是最近剛好抓到了他的手下,教訓了一下,誰知道這麼不堪一擊。」 果然,人只要在興奮或是不清醒時就很容易說出真實的話。 「是嗎。」 「忍不住了啊,讓我上了你。」 對方在赤司熟練的撫弄下忍住不射,推倒了赤司拉開了雙腿,正要對準後穴進入。 「放開我,雜碎。」 語氣加重,不同於剛剛攀上對方身體時的樣子,他冷冷的盯著對方,那官員就全身無力癱軟在赤司身上。 赤司抓住對方的性器狠狠捏住,痛的對方吼叫出聲卻也沒力氣做些什麼事,只能任由赤司動作,外頭的小弟聽到聲音闖入了房裡,拔刀對著赤司的脖子命令「放開將軍大人,你不想活了嗎。」 「拿開。」 而赤司只是無起伏的看著來人,正要發動眼的力量時,紫原搶先插入了其中。 「好了小赤,這裡交給我吧,別再使用眼了。」 他一手摀住了赤司的雙眼讓對方暫時休息,一聲下令讓火神進來把官員以及他的手下抓去紅蓮閣地下室隱密的房間暫時關起。 當然,還沒恢復力氣的官員口中還是在叫囂「敢抓住我,你們準備等死吧!」 - 「小赤還好嗎,那個骯髒的人碰了你哪裡?」 一回到赤司房裡,紫原就緊緊抱住而後又放開,上下左右甚至把赤司轉了一圈檢查著,發現幾個沒看過的紅點在上頭,他就想要現在馬上衝到地下室捏碎那個人。 「沒事,你應該要習慣了才是。」 他很平靜的坐到了椅子上轉動了一下手臂後,倒起茶喝了起來。 「我才習慣不了這種事!」 紫原又難得的激動了起來,隨後見赤司無反應嘆了一口氣冷靜了下來。 已經是在赤司身上嘆了多少口氣自己也不知道,他現在比較在乎對方的狀況,畢竟最近經常使用赤司的力量,這種強大的力量總是會對眼睛有副作用。 「我說了我沒事,我不會讓他們進入我的裡面。」 看著紫原想說些什麼又說不出來,把嘴唇咬的死緊的樣子,一手撫上對方的臉頰,說著一點也不像安慰的話。 「小赤…別用了好不好,其他人的不說,為什麼唯獨峰仔的事情你就不會拒絕。」 「大輝很重視自己的手下」 「那又如何。」 鼓起臉,吃醋了起來。 「一種感覺吧,那是我所沒有的。」 青峰把自己的手下都當作家人看待,雖然脾氣衝動,但每個人都一視同仁的照顧,也難怪大家會願意追隨著他。 而自己只是被家人拋棄,沒有容身之處的人,要不是紫原的父親接收自己,或許自己就連這種想要證明自己強大而不會輸的力量都沒有。 所以,他很看重有著這種心情去對待自己手下的青峰,或許是羨慕也或著是忌妒,這些他也不管,只是想要這樣做而已。 但是紫原並不這麼想,遇到赤司就會變單純的他只覺得他喝了一大口醋,還難喝到打翻了醋桶。 「我才不管這些,不管是誰,就算是峰仔也不可以碰你!」 赤司看了紫原一眼,忍不住笑出聲來「你放心吧,大輝對我沒感覺,而我也沒有那種心情。」 又想這樣打發掉自己了,莫名的怒氣加上剛剛吃了很大的醋「要是不給小赤一點處罰,我不知道自己會做出什麼事來…!」 「……可以哦,我的身體隨你處置。」 又來了…又是因為想報答的原因才這樣對自己說嗎,根本不是因為喜歡所以想要的吧。 原本壓制在上的紫原看著身下的赤司,卻什麼也動不起來,又咬住了嘴唇甚至出血了也不管,他還真不知道該怎麼做才能把自己真正的心意給對方知道。 「為甚麼你總是不懂。」 「我沒資格懂什麼,也不會回應你什麼,所以如果你想要的話,我能做到的只有滿足你。」 他討厭赤司說這句話,卻喜歡赤司這個人,小時候要是沒有赤司的陪伴,自己也不會成長到現在這個樣子,他也知道家族的事傷害赤司太大,大到足以讓赤司想要報仇,但現階段也只有繼續的呆在對方的身邊不讓事情更加的惡化下去。 「不來嗎?紫原。」 看著紫原盯著自己想事情想了老半天都還沒有動作,赤司笑著自己動手就把雙方的衣服都解開「吶,我們就來好好的玩一下吧。」 「我很認真的,小赤…」 笑而不答的看著紫原,轉了身讓雙方姿勢互換,赤司坐在紫原的腹上,再退去了自己身上的衣物後,赤裸了身體面對著紫原,甚麼都沒有準備,就握起對方的性器上下套弄了幾下,另一手自己插入了後穴,待紫原有些硬挺起來後,就直接對準進入。 省去前菜直接來正餐對赤司來說,根本痛得要死,但是這是為了懲罰自己而做的舉動。 紫原不敢動,處於要進不是要退也不是的狀態,看著自己身上的赤司明明很痛苦卻還是想要動身子。 「小赤,不要動了,這樣會受傷的…」 明白自己身材高大,自身的性器當然也成正比的大上許多,在還沒有好好擴張後穴就直接進入的赤司來說,光是自己想著就覺得很痛,再說好像除了透明液體外,還有紅色液體流出。 「剛好,可以當做潤滑的不是嗎。」 坐挺了身子,不管紫原的話就自己動了起來。 「小赤…你怎麼…老是只想著傷害自己…」 後穴緊緊包覆著性器讓紫原額上冒出汗,一方面怕已經受傷的地方會更嚴重,一方面還要顧及一直想要繼續下去的對方。 「你不想要嗎?對我沒感覺?還是膩了?」 「……」 都不是,卻說不出口,要是珍惜對方的話一說出口,那赤司大概又會講出那種會傷害彼此的話,他不想聽到所以選擇沉默,而後緊緊抱住那在自己身上懲罰自己的赤髮少年,讓他無法動作直到習慣了自己的性器後紫原才緩緩動起腰。 『我的身體讓多少人看過了,你居然還對我有性趣,真是個笨蛋。』 兩人完事後,赤司縮在已經睡著的紫原懷裡看著對方臉龐,現在兩人裸身互相依偎著,要是說實話『真正在依賴的人不是你,而是我。』以自己的個性,他不想拖累紫原,那要撫上對方臉龐的手,猶豫後還是收回了,關閉心房後,誰也進不了就不會再傷害到誰了吧。 兩個都是笨蛋,只想著自己腦中的對方想法,卻都不去真正的了解對方。 - - -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