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にゃにゃにゃ♥
關於部落格
目前
黑子的籃球 赤司中心♥
全職高手 黃少天中心♥
頭貼id=39675682
  • 81818

    累積人氣

  • 22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黑籃ヾ★【虹赤青黃】Promise 2

 


-




黃瀨快速的朝著敵人方向前進,果不其然就是那個老愛來這鬧事的死小鬼,青峰大輝。
 

「喂,你是哪來的臭小鬼阿,怎麼講都講不聽欸」黃瀨一見到對方就出聲喊著。
 

青峰一聽到便揮了一下刀後,以不良的姿勢把刀背擺在肩上看著來者「呦,這不是無法升到九尾的狐狸嗎。」
 

「閉嘴啦,老是來這裡鬧事,你到底有什麼問題阿」
 

「問題?只不過是…」
 

「清淨這片大地,對吧,這句話不知道聽了多少次了都膩了啦」
 

黃瀨也懶得再跟青峰說什麼,拿出了自己的專屬武器指向了對方「給你一條活路,要不休怪我不客氣了。」
 

聽到這句,青峰冷笑了一下「這句話,等你有這能耐幹掉我再說吧。」
 

這是第幾次的對戰其實也沒去細算,不過黃瀨倒是很開心能有這樣可以對抗的傢伙,除了赤司外,青峰就是第二個了。
 

就青峰而言,黃瀨確實比普通上等妖怪還難對付,他會複製自己剛剛所出的招式,雖然不是很成熟,但要是讓他升上了九尾狐,那可就有些糟糕了。
 

每次都是打成平手,不,根本就是青峰放了水,黃瀨最後都只得喘著氣的瞪著對方。
 

青峰大輝不知道是在等待著什麼,通常並不會放過任何一隻妖,面對黃瀨涼太,他還是第一次沒有想要下手殺了對方的衝動,與其說九尾狐稀有想訓服,可是青峰才沒有這麼有良心去做這浪費時間的事,但不可否認的卻也是在要砍下的同時停手了,說真的,自己也不明白。
 

「這次,比出勝負來啦。」黃瀨看著又一次放棄下手的對方,滿是不開心的上前檔住,當然還是被一口回絕了。
 

「不要,累死了,而且我的目標並不是你阿。」
 

「什麼嘛,明明都不放過這裡的妖了還說什麼目標不是我,你是把我當成什麼啦。」
 

早就知道了這黑皮傢伙的目的,明明在人類居住的地方也有相當多妖物,偏偏不停的來赤之森找麻煩就是為了獵殺這裡的山神赤司征十郎,口裡說著肅清這裡的妖只不過是順便罷了,而且,這不是明擺的在小看自己嗎。
 

再說,現階段的黃瀨只在心頭上想著『開什麼玩笑,能打敗小赤司的只有我啦。』絕對,不會輸給這個黑皮!
 


「下次再說啦,麻煩死了。」看著黃瀨微妙的表情變化,青峰聳聳肩的轉身離開。
 

一直一直都是這樣瀟灑的走掉,可黃瀨只在心裡怒罵著,瀟灑個屁啦,想追上去,但在自己與心理對話的同時,青峰早就沒了人影,最後只好放棄的咬牙回去屋子裡頭。






「欸?所以這傢伙要暫時住在這裡?」
 

黃瀨一回來就聽到這簡直驚訝的事情,自己只不過是去會見順便玩一下那黑皮,雖然輸了啦,但怎麼一回來就變成這種狀況?
 

中間這段時間裡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阿。
 

「涼太,他叫虹村修造,不是這傢伙,你也自我介紹一下。」
 

「小赤司是撞到頭了嗎,他可是不能相信的人類阿。」
 

「那你不相信我的眼嗎」
 

聽到這句,黃瀨就不在反駁了,那雙眼確實能讓自己深信不疑,那是親自體會過的事「我是黃瀨涼太,妖狐。」只得不滿的簡單介紹了自己。
 

虹村雖然很好奇想問眼睛的事情,但還是作罷,反正總有一天也會知道的吧。
 

之後講了一下與青峰最後的結果後,赤司就命黃瀨帶虹村去房裡休息。
 


☻ 黃赤

 

「連青峰大輝都打不過了,涼太,是不是該訓練一下了。」赤司坐在房外長廊上望著高掛的月亮品嚐著酒,對著身後剛進來的黃瀨說著。
 

但後者並不在意的回了「還不是小赤司害的,讓我不能去吸取人類的精神力,不然我早就成為九尾狐了阿…」他邊說的同時,便從後一把緊緊圈住對方,故意的在耳邊吐出熱氣「要不然,我可是會比現在強好幾倍的哦」
 

赤司沒有推開他,反倒是太習慣了黃瀨的舉動「我沒有不讓你去吸,只是別專挑陰陽師,很麻煩。」
 

他已經不知道幫黃瀨收拾多少次爛攤子了,早就知道這妖狐喜歡追求刺激,像現在這樣敢大膽的掛在自己身上,他可是第一個,嘆了一口氣的繼續飲下手中的酒。
 

「吶,小赤司,今天也可以的吧。」
 

「可以什…」
 

話都還沒說完就被黃瀨給壓在身下,一腳還故意的擺在對方的兩腿中間磨蹭著,不是赤司反應慢,只是同樣的被挑起了慾望。
 

赤司與黃瀨兩人要說是主僕關係的話,反倒更接近曖昧的肉體關係,黃瀨雖然尊敬著赤司,可更多的是在這層關係中,讓自己得到一種優越感。
 

相對的另一方只是覺得有趣罷了。
 

唇與唇的交疊,伸舌纏繞著對方舌頭,房內迴盪著的親吻聲即可得知有多想與對方交合,或許彼此都沒有愛,但那又如何,享受在性愛當中是做為妖在這漫長的歲月裡的一點刺激感。
 

黃瀨等不及的拉開了赤司的和服,一片雪白的胸膛暴露在眼前,像是一幅畫般怎麼看都看不膩,摸起來更是觸感極佳「吶,小赤司,我超忍不住的…」
 

「那就進來阿,涼太。」
 

「真是的小赤司,這麼急可是會痛的哦」
 

雖然發言像是紳士般,但動作卻是完全相反,黃瀨拉開了赤司的雙腿,讓後庭完整的曝露在自己眼前,一手握住了對方的性器上下套弄,一手也不忘進入洞裡探索翻攪抽插。
 

原本是不想那麼心急,但才抬頭就對上了那充滿情慾的異色瞳,還有微喘的樣子,黃瀨大概那根唯一的理智線就這樣斷了,才不過進入手指不到一分鐘時間就退出,取而代之的是因剛的表情而一瞬間興奮不已的火熱。
 

頂在那擴張根本不到一半的幽穴外頭,磨蹭了幾下,邪媚的對著已耐不住而扭動著腰的赤司。
 

「小赤司好情色哦,就這麼想要嗎」雖然自己也快要忍不住了,但在情事上,他才覺得自己是贏的那方。
 

不過還是馬上的接收到了對方射過來的恐怖視線,黃瀨無所謂的笑著,手撫上了對方的臉頰「真拿你沒辦法呢小赤司」一口氣進入,不斷的往深處頂去。
 

對黃瀨來說,赤司這副表情,是只有自己才看得到的吧,一想到這,便會更加賣力的動作著,尋求著平常得不到的快感,彼此緊緊擁抱著。
 


-



赤之森被霧氣遮蔽使陽光照射不進來,身為人類的虹村倒是有那麼點不太適應,但現在的他要暫時的住在這一陣子了。
 

時間不定,只要能讓獵人不再踏進這裡一步以及能讓赤司征十郎跟著自己走,就可以離開這裡了。
 

「人類待久了…會生病的吧。」在這妖氣如此重的地方,要不是自己是名陰陽師,那大概也會病倒「看來是該快速解決了阿。」
 

「就這麼不喜歡這?」突然,赤司從身後出現,以輕盈的步伐走到了虹村旁邊,坐了下來。
 

也不是稱得上喜歡或是不喜歡,只是本來就處在不同的世界裡,虹村並沒有回答,身體向後仰,兩手擺在後頭撐著身子側過了臉端倪著赤司。
 

還真有如此漂亮的妖阿…這傢伙的本體是什麼?老爸說要注意的就是赤司嗎…?
 

因為太好奇了,一連串的問題就一直在腦中打轉,赤司當然注意到了虹村投射過來的視線,正要轉頭回看時,對方便馬上把視線收回。
 

「有什麼問題要問嗎」
 

搔了搔臉頰,他有些問不出口,總不可能直接的就問對方『你是不是跟我老爸發生了什麼事情。』
 

而且要是根本問錯了妖錯怪了他,那才是對自己來說真正尷尬的吧,虹村搖了搖頭,把剛剛想的問題全部吞了回去,回了一個根本無關剛剛所想的任何一項的事「那個獵人,很常來這?」
 

就當作是些情報也好,虹村開始提問起了剛剛來搗亂的獵人的事。
 

「聽下屬說,是這樣沒錯,青峰大輝,反正只是個腦子不好使但動作迅速,技巧高強的笨蛋罷了。」赤司說的輕淡,像是完全不把青峰看在眼裡卻又稱讚他的身手不錯。
 

但虹村聽到了青峰大輝的名字後便開始皺起了眉中心,也沒聽完赤司後頭看似貶語的稱讚,並不是說完全沒想到是青峰這傢伙,只是聽到後還是不免讓人頭痛。
 

在這相接近的年齡層裡,虹村修造與青峰大輝兩個總是被拿來做比較,陰陽師與對立的獵妖獵人裡,各出了一位比以往更有能力的年輕小夥子,他們見過面,卻也彼此互看不順眼,因為各自都無法認同對方的做法與想法。
 

青峰認為妖是不容許存在於這個世界上而且還必須處決掉,但在虹村眼裡,身為陰陽一家看過很多與人類和平相處的妖,所以並不接受他的這種說法。
 

大相逕庭的想法,使得兩人戰火挑起,反正他也懶得去管青峰為什麼這麼痛恨妖,因為那不關自己的事。
 

回過了神才發現赤司正直直的盯著自己瞧,像是要被那雙眼吸走注意力般,愣了幾秒鐘才緩慢的回了一點也不相干的無關話語。




-待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