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にゃにゃにゃ♥
關於部落格
目前
黑子的籃球 赤司中心♥
全職高手 黃少天中心♥
頭貼id=39675682
  • 83586

    累積人氣

  • 7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黑籃ヾ★【虹赤】注視




 中學-

在每個人的心底大概都希望有人可以注視著自己,但太過耀眼,只會逼得自己無法放下任何事物。


就像那個赤髮少年一樣,一進入帝光籃球社迅速的就被選為了一軍副隊長。


虹村在這一批新加入籃球社的後輩群裡,並不是不知道赤司征十郎這號人物,有錢、有名、還是個品學兼優的好學生,只是當在學校傳的沸沸揚揚的人物站在自己面前時,倒是有些嚇了一跳。
 

看起來是瘦小的還有一副大家所說的娃娃臉,臉龐還精緻的像個人偶一樣,確實是讓人不自覺得會多看一眼,而後直到赤司對著自己禮貌的介紹後才回過了神來。


那些只不過是初次見面的印象,虹村好奇赤司,好奇的不得了,面對這個什麼都必須得到第一,文武雙全、完美的找不出缺點的人,這種只會在漫畫中女生們說的王子,他還真是活生生的站在了自己的面前。


但是,是硬撐的吧,虹村的直覺就是如此。
 

「吶、赤司,你放了學都在做什麼?」
 

這天,兩人結束了部活正打算一起走回去,看似隨意的聊天,但卻是虹村最想知道的事情,雖然或許赤司不說,自己也猜到了八成吧。
 

但是好像有那麼一點出入?
 

「家裡安排的學習結束後,就是複習與預習學校的課業。」
 

「自己的時間呢?」
 

赤司有些露出不解的表情「結束後,就沒有什麼時間了呢……早上還要早起晨跑,所以也不能太晚睡。」
 

「每天如此?」
 

「每天如此。」
 

這看似機械般的生活,一點的樂趣好像都沒有,虹村忍不住問 「你不會想逃嗎?」
 

「逃?為什麼?這不是一般人正常的生活嗎?」
 

或許,像赤司這種大財閥的名門子弟真的認為這就是平常人的正常生活,畢竟最後還是要繼承家族事業的吧,但看在虹村眼裡,他只不過是個初中學生罷了,該玩樂的時候,就是要好好的享受生活才對。
 

「吶赤司,明天訓練完,帶你去些地方吧!」
 

「可是…」
 

「不准拒絕,隊長命令。」







其實他們所去的地方很普通,像是便利商店,赤司就像是發現了新世界一樣,甚至不難看出那興奮的眼神。
 

「沒吃過?」
 

「是的,平常雖然紫原他們會約,但卻一直沒有時間跟他們來。」

「那今天就算是翹掉了家裡的學習囉?」虹村雙手隨意的搓揉著赤司的頭髮,笑的一臉輕鬆表情,赤司抬頭望著也不自覺的跟著笑了出聲 「是的,托虹村隊長的福,今天翹掉了呢。」
 

如果,赤司一直是像這樣無憂無慮的笑著,那或許看這世界就會不一樣了吧。
 

「還想要體驗其他,下次我在帶你去別的地方吧。」
 

不可否認的,虹村喜歡看到赤司這樣的笑容,這與平常那畢恭畢敬不同,發自內心的笑容,如果可以,他希望赤司能永遠的這樣笑著。
 

猛然想到有這想法的自己是不是有點奇怪?
 

「下次嗎……」

虹村也已經陷入了自己的思考當中,似乎是沒有看到赤司那閃過的一絲苦笑。







只可惜這是赤司唯一一次的放縱自己,接下來依舊是過著已被安排好的忙碌生活,還加上了籃球部虹村把隊長職務轉交給赤司的事情,使得赤司是更加沒有任何點時間。


部活裡的小討論室裡不大不小的空間擺滿了各個有關籃球部的資料,也是赤司以及跟著一起升上副隊長的綠間常在這討論的地方。
 

「阿、找到了。」
 

隨著聲音方向望了過去,就在門口看到了虹村,他禮貌的點了一下頭 「虹村隊長。」也習慣性的這樣喊了出聲。
 

「說什麼阿,現在隊長是你吧。」擺了擺手,虹村自逕的走到了赤司對面的位置坐下,撐著頭看向窗外。
 

「虹村…前輩」赤司喊太習慣,一時之間也頓了一下才接著道 「怎麼突然來了?」
 

「阿、也沒什麼,就來看看老是拼過頭的後輩吧,如何?現在有什麼難處需要身為前輩的我幫忙的嗎?」
 

總覺得自己是白問了,赤司自然是做的好過了頭,簡言之就是比自己當隊長時還來的強大,但他言下之意是另外的意思。
 

「不、現階段因為虹村前輩的努力,所以承接下來並沒有什麼難處。」
 

「真是…別說些奉承的話阿。」
 

「是事實哦」
 

搔了搔頭,虹村突然有種被後輩反將一軍的感覺,他再看向了赤司,雖然打籃球體格算是不錯,但是不是有些瘦了?
 

還是一樣的在過著沒有自己時間的生活嗎?



阿…想起來了,除了校內學年第一,部活帶領籃球社第一,好像連在外的各個棋館都被這傢伙踢館呢。
 

虹村忍不住的問了 「你到底在追求什麼?」
 

「……?」突如其來的問題使赤司用著漂亮的赤瞳看著對方。
 

聰明如赤司,他不可能不知道自己要問的是什麼「就算樣樣得到了勝利,你過的開心嗎?」
 

「………無所謂。」
 

虹村不明白這無所謂三個字真正想表達的意思,赤司又補充道 「贏得一切才是正確的不是嗎?至少,我從沒輸過,我說的話也不會讓人有疑慮。」
 

「所以呢?」
 

赤司愣住了,所以……呢?他倒是沒有讓人這樣問過,第一次看到赤司皺起了好看的眉心,虹村笑著輕捏了一下他的臉頰。
 

「偶爾放下這樣追求第一的想法也無傷大雅,不是?」
 

「虹村前輩根本什麼都不懂!!!」
 

赤司的這句大喊,著實讓虹村的所有動作凍結在那,他沒聽錯吧?這個不管怎樣,行為舉止都是優雅的赤司,也會這樣大喊著的嗎?
 

回過神來的赤司馬上摀住了嘴 「抱歉,對不起。」
 

「不、沒事,我倒是覺得你這樣才正常。」至少還懂的宣洩,不至於像個機器人般。
 

但是剛剛的那聲大喊也讓虹村很是在意 「不想說嗎?為什麼堅持的理由?」
 

「那虹村前輩為什麼這麼在意我的事?」
 

說實話,真的不知道,只覺得自己是放不下這個後輩。

他有預感,要是赤司遇到了失敗,就那麼一次的話,那他絕對是無法承受的。



在多完美的人,還是會有缺陷,只是太過細小讓人忽視掉了,而那缺陷,也是可能將一個人給拉下谷底的兇手。



虹村嘆了口氣,把手放上了赤司的肩上拍了拍 「有事可以找我,就算是在細小的也沒關係,前輩的作用不就是這樣嗎?在我還沒畢業前,好好的利用下吧。」
 

他笑著站起了身,留下了赤司在這思考。



第一次的,被一個人弄的腦中一片混亂,好像想清楚了虹村的話,卻又有點模糊,對赤司來說,像是終於有了一個能思考的困難題目,這感覺並不壞。






畢業那天,虹村正準備毫無猶豫的踏出校門,他最在乎最喜歡的籃球部一點也不用擔心,因為有那個可靠的後輩在,所以他並沒有去找那些傢伙道別。
 

本來他就不擅長那個氛圍,那還不如就瀟灑的離開為好。
 

不過真要說,那唯一放不下的,就只剩那可靠過頭的赤司了「不知道赤司想清楚了沒。」看了一下這陪伴自己三年,歡樂難過的地方,或許是旁邊女孩抱在一起哭著回憶感染了自己,笑了一下,準備離開。



「虹村前輩」
 

背後傳來了熟悉的聲音,回頭看了看對方「阿,是赤司阿,是來送行?」為什麼有一度看到對方,會有鼻酸的感覺,看著對方上接氣不接下氣的喘氣著,拍了拍他的背,好讓人稍稍舒口氣。
 

「這個給你。」
 

「嗯?」

接過了一個袋子,裡頭滿滿的禮物,虹村倒是有些嚇到,因為一看就知道是哪些傢伙送的,也只有那些笨蛋會送這些根本算不上禮物的禮物。
 

「這是黃瀨他們給的吧?」看著赤司點頭,再撇了一眼袋子中「你的,是哪個?」
 

「這個。」
 

另一個袋子遞上,是帝光九號隊服,虹村笑看著赤司「我穿不下啊?」
 

「並不是要虹村前輩穿上,你的問題,我還沒解出答案,所以等到我解出來了,再把這件還給我吧」

真不像是赤司得做法,不過也罷,至少現階段他是不用擔心這後輩了。





高校—

贏過了數十數百次的比賽,直到這天,他輸了比賽,赤司才徹徹底底的明白當初虹村給自己找尋的答案是什麼。
 

他呆愣的望著從來沒有在自己隊上分數是輸給另一方的計分牆,失敗了,從未有的感覺,他說不上來,望著那個對方隊伍高興的歡呼著,他竟笑了,笑的無比痛苦。


跟洛山隊友簡單說了幾句就離開了休息室,就算玲央他們是如此的擔心著,也跨不進現在赤司的心裡。
 

才剛走出,就碰上了在自己離開帝光後就沒再見到面的虹村,像是要裝沒事般的笑著「應該不是碰巧在這遇到的吧?虹村前輩。」
 

但這種強顏的笑是逃不過虹村的眼,走進,把一袋東西塞進了赤司的手裡「沒錯,我是特意來找你,來還你暫時寄放我這的東西。」是那套帝光九號球衣。
 

「為什麼現在還我?」
 

「你已經找到答案了不是嗎」
 

答案?赤司猛然的了解了,那個虹村一直以來要自己尋找的答案。


 

不回赤司家,轉而到了虹村一個人所住的地方,兩人坐在地上靠在床邊,幾乎都是虹村在說著無關緊要的事情,像是暫時刻意不提剛剛赤司輸了那一場的比賽,直到了赤司打斷了虹村,那話題才又被繞了回來。
 

赤司雙手抱著雙腳,把自己的頭靠在了膝蓋上,直盯著前方的某一點看著「虹村前輩…是不是都已經知道了,這一天一定會到來。」這不是疑問句,既然他當初要自己找尋答案,就一定知道。
 

「不,我當初認為你是不會輸的,甚至也沒有想過你會輸」他把頭仰靠在床邊看著天花板繼續道「但是,人不是完美的,就算你表現的看不出任何一點缺點一樣,只要有了跟自己背道而馳的事發生,你是會受不了的。」
 

「前輩現在看起來,我受不了了嗎?」
 

「對。」
 

「真是回答得毫不猶豫阿」
 

赤司現在的笑不像以往的高傲,貌似帶點受傷的樣子,虹村大手放上了他的赤髮上有些粗魯的摸著「不是說過了,前輩的作用是什麼?你可以在依靠我一點。」
 

就是這句話,讓一直再忍耐著的赤司流下了淚,赤司自己也嚇到了,抬手就是胡亂的擦拭著淚水,虹村見狀什麼也沒說的一把把對方攬入懷。



或許是家裡關係,赤司不得不讓自己處於最有利最不讓人失望的高處點,所以要樣樣得到勝利,這點虹村也想過,畢竟在中學時期時,對方曾經說過他沒有一點自己的時間,所有的一切都已經安排好了。
 

一直以為是這樣,直到了對方在自己懷裡,用著有些哽咽的話說著「前輩之前問過我,我到底在追求什麼不是嗎」
 

「嗯?」
 

「我在追求的是注視,父親的注視。」
 

從沒有了母親開始,赤司的親人只剩下了父親,但礙於是名門,工作上自然是忙碌得不可開交,起初晚餐時間至少可以一起吃,但最後餐桌前只剩下自己以及站在一旁的管家。
 

赤司想要得到關注,能得到父親關注的那道關鍵就是"贏得勝利"。
 

不管是學業第一也好,帶領籃球部得到冠軍也罷,漂漂亮亮的擊敗了各個棋館也是,他貌似才能抬頭挺胸的到父親面前讓他知道,他還有一個不讓他失望的兒子。



但換來的是什麼?
 

「這種異常的執著,讓我周圍的人都感到壓迫了吧?不管是黑子他們還是小太郎他們,到頭來,還是只剩下自己一個人了呢…」
 

人在陷入憂鬱時,想法往往都會走向悲觀,不外乎赤司也是,就算任何人都把他當作像是高高在上一樣的存在,但他終究只是個會傷心、會難過、會笑、會生氣的普通人罷了。



終於是了解了所有的前因,虹村有些高興自己更明白了懷中的後輩。



他心想,其實赤司在乎的不單只是那唯一的親人,也包括了青峰他們,還有現在洛山的隊友,所以他必須做到最好,然後可以不再是一個人,只是自己還沒有發現而已。
 

「吶赤司,旁觀者清,我在你身邊看著便能明白到,不管是以前的隊友還是現在的隊友,他們都很在乎你。」如此的肯定句,至少這個,必須要讓他知道。


赤司只是,不想再站在後頭,看著所有人一個一個走光,害怕身邊沒有人而已。

而現在的虹村抱的多緊,就是想讓對方感受到自己在他身邊,他並不是一個人在戰鬥。


「虹村前輩,那你呢?」

「我不是說了,前輩的用處是什麼?再多好好依靠我吧。」



-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