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にゃにゃにゃ♥
關於部落格
目前
黑子的籃球 赤司中心♥
全職高手 黃少天中心♥
頭貼id=39675682
  • 83586

    累積人氣

  • 7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黑籃ヾ★【青赤】充當保母-下

才剛冷靜下來的青峰又開始不冷靜了,直接抱起對方,也不管自己身上多邋遢,替赤司裹了件自己的外套就往家外衝去街上,無奈大半夜的診所都是關門的,街道安靜的哪裡也找不到有店家開著,奔跑了一下子腦中也在不停的思索著自己家中附近哪邊還有診所或是醫院,喘的大氣不接的也沒有想過停下來休息,狼狽的不知道跑了多久終於是跑到了間頗大的醫院,二話不說衝了進去。
 
以青峰這看起來就是壞人臉又如此著急來說,一副流氓口氣就直撲看班護士大聲嚷嚷「喂!快替這傢伙看病啊!他燒的嚴重!」
護士嚇了一跳,要不是聽清楚了青峰說的話,還真以為是來搶醫院的。
護士也迅速的替青峰掛號,好在半夜沒什麼人,不用等就直接可以進去找醫生了。
 
連打個針赤司都是一臉害怕卻又裝做勇敢的樣子,在鬆了一口氣的青峰眼裡對方的這點倒是讓他笑了出來。
好在只是一般的風寒沒有什麼大礙,路上隨便的到便利商店買點吃的東西,回到家後把赤司抱在懷裡一口一口餵著,就算赤司有多大的不願意讓青峰餵,但是也沒什麼力氣去掙扎,隨後就是吃藥時間,青峰還以為會更耗費自己的精神來逼迫小孩吃藥,沒想到赤司倒還是真的挺勇敢的,毫不猶豫秒解決手中的藥。
 
看著對方從昏昏欲睡最後終於是平穩了呼吸的睡著,青峰嘆了一口氣安靜的陪在了對方的身邊,時不時的摸著赤司的額頭,自己全身放鬆下來後眼皮也開始打起架來了,最後直接是趴在了床邊也睡著了,現在時間已經凌晨四點多。
 
 
隔天青峰一起來全身腰痠背痛的伸了一個懶腰後發現蓋在自己身上的外套滑落在地,手拿起來在往床上一看,那個小傢伙已經不在那邊了,房間掃視了一圈才看到赤司打開房門走了進來。
「你好了啊?」
「嗯」赤司點頭,站在那邊看著青峰。
「過來。」
「……」赤司猶豫了一下還是邁開腳步走了過去。
但這點還真讓青峰有些嚇到,要知道平時用這種命令口氣的話,非但赤司不會聽,還會被鄙視一番,這小孩子就是太高傲了,但是青峰也習慣了這樣的小高傲,常常不以為意。
不過現在的赤司居然有這麼聽話?他懷疑自己還在作夢,連同半夜那東奔西跑的樣子也是在作夢。
 
見赤司已經到了自己面前,抬手往赤司額上摸去,已經沒有發燒了,但是用手量還是沒有保障,隨後拿起了昨天放在桌上的耳溫槍再次量了下,這才終於呼出一口氣放心下來。
「還有哪裡不舒服?」青峰問
「沒有,好的很」
「哪裡好?」
「…不…不會軟趴趴了…」
赤司自然是說身體,只是小孩子的話語還是挺可愛的,青峰點了點頭又問了一句「這你幫我蓋的啊?」顯然是在說剛剛自己身上滑落到地上的外套。
 
見小傢伙有些想隱藏害羞的樣子,停頓了一下才緩緩的點了點頭「我、我只是覺得某個笨蛋真是太麻煩了所以順手而已」
「是是是。」青峰不在意對方的話,大大的打了個呵欠搔了搔自己的短髮「餓了吧,我去弄點吃的。」
青峰站起身正準備去廚房,突然後頭有股拉力讓他又轉回了頭低頭看著,正是赤司那小小的一手拉住自己的衣角。
「……謝謝。」
「啊?」青峰不是沒聽清楚,那是他第一次聽到赤司說道謝的話,總覺得是不是昨天那場發燒把赤司頭腦都給燒壞了,不然為什麼今天這個小傢伙好像都有點反常了。
「好話不說第二遍!」然後赤司就這麼樣的跑回了床邊奮力往上一跳,鑽進了被窩裡,顯然是害羞的很。
青峰最後也沒說什麼,只是嘴角上揚笑了笑後,離開房間去準備食物。
 
 
兩人吃完正餐,也沒什麼事做,一下午都窩在房間看電視看書的,互相的對話也沒有,有的只是青峰有時看著看著往赤司那邊看去,對方也一直在重覆這樣的動作,但是卻是什麼也沒有說。
「赤司,你不想家嗎?」最後是青峰問了這個問題。
明顯的是赤司不知道是沒聽到還是怎麼樣,沒有聽到任何的回答,索性青峰才把頭轉到了赤司方向,才發現對方是在盯著自己看。
看到最後卻又低下頭來什麼都不說的繼續翻著書。
青峰依舊不以為然,把視線再次轉到了電視上,這次,過了許久,是赤司說了話。
「吶…青峰,借我電話。」
「…什麼青峰啊!叫哥!」青峰無語,這小孩真是沒大沒小的,面對比他大好幾歲的自己居然就直接稱呼了。
「你有很在意這個嗎」
「…是不在意啦。」算了,青峰還是直接把手機丟給了赤司,最後問了一句「打給誰?」
「媽媽。」
聽到回答後,青峰也就沒再說什麼了,只是體貼了些把電視聲音轉小聲了點,然後注視著電視節目。
 
但久久沒聽到有對話的聲音,還是忍不住的回過了頭看著赤司,那孩子確實是把電話擺在了耳邊,但是沒有反應,青峰還以為是小孩子不會用手機,於是起身朝赤司方向走去,坐到了旁邊。
「不會用手機啊?拿來我幫你撥阿,電話號碼告訴我。」青峰把手機拿了過來卻發現手機是有打過去的,只是沒有通,一直聽到的是那機器女聲"您撥的電話沒有回應……"
「撥錯了啊?」青峰問,但是赤司卻搖了搖頭。
「大概…丟下我了吧。」赤司說話停頓讓青峰有些愣住,最後擺出了一副無所謂的樣子補充說著「媽媽愛玩嘛…!去了遠的地方所以沒聽到!」
「是嗎。」看著赤司把手機還給自己,也沒有多想的接收了過來,只是從那時候開始,赤司就變得有些心不在焉了。
 
明明平常最愛跟自己打鬧吵嘴的小屁孩,這幾天安靜的讓青峰有些不太習慣。
問了對方也沒有得到什麼答案,青峰認為問題的關鍵就是他上次打的那通給媽媽的電話。
青峰不知道赤司的家庭狀況,畢竟一來赤司是自己多年好友黑子丟給自己照顧的,二來他沒有什麼八卦的因子想要去探個究竟。
但是這幾天的相處下來,青峰發現他好像養成了照顧赤司的這個習慣,漸漸的也喜歡了這剛開始對他來說非常麻煩的小孩。
最後決定去找黑子問一下關於赤司征十郎的問題。
 
把赤司丟在家裡後,撥了通電話給黑子,兩人見面的地方依舊是速食店,黑子照樣是先到了這裡喝著奶昔等待青峰的到來,後者不遲到不甘心的緩慢走進了速食店點了漢堡後就一屁股坐到了黑子的對面。
「把這麼可愛的征十郎一個人丟在家裡,不擔心嗎」
「所以廢話少說阿我直說重點了。」
「要問什麼?」黑子知道青峰突然把自己找出來大概是真的遇到了什麼困難,雖然口頭上吐出來的話語有些不客氣,但這也是避免了青峰難得求人問問題然後又尷尬的說不出口的心。
「呃…就是阿…赤司那小子…家庭狀況怎麼樣?」
「……發生什麼事了嗎」黑子突然嚴肅了起來讓青峰不自覺得吞了吞口水。
「就是有一天我只是無聊問了他不想家嗎,他就跟我借了電話說是想要撥通電話給他媽媽,之後赤司整個人就怪怪的了。」
「……青峰君,我可以扁你一頓嗎?」
「蛤?」
 
青峰看著黑子突然微笑的看著自己,但是手已經準備要揮過來了,雖然搞不清楚為什麼,但還是馬上安撫了下來,等待著黑子喝個奶昔舒緩口氣後,卻還是遲遲沒見他的回答。
 
要繼續問嗎?可是現在這個情況再問好像也不太好,可是不繼續問的話這個問題又擱在心裡,說實話的有點難受,坐立不安的青峰終於等到了黑子又再次開口了。
 
「征十郎的母親不在了。」
「…啊?」又是發了個單音,青峰頭腦轉了一圈還以為就像赤司說的"媽媽很愛玩"一樣,所以不在他的身邊。
 
但是黑子接下來說的話才是讓青峰久久不能回神的事。
 
「征十郎的母親車禍離開人世,而那孩子卻是聽到他們老管家對他說"夫人去了很遠的地方玩了,所以少爺不用擔心",但是我相信青峰君也知道他是個聰明的孩子,就算他家裡的人想要對他隱藏,他也早就知道了這個事實,但征十郎不吵不鬧,接受了親人給他的藉口,當作自己媽媽是去玩了,也不想給自己的父親再有什麼負擔。」黑子淡淡的說著,喝了口奶昔又再次把視線轉到了青峰那明顯是被嚇到的表情上繼續的說「征十郎之所以會在我這邊也是因為他父親的拜託,在那孩子的父親忙碌的工作中,希望我能照顧著他。」
 
「那為什麼你要推給我啊?」青峰好不容易才吐出一句話,結果居然是這樣的一個問題。
「對呢,交給你真是我的失策,既然笨到讓那孩子想起了傷心的事」黑子抓準時機狠狠說了青峰一次,見青峰尷尬的搔了搔頭後才嘆了口氣「因為我知道你沒事做。」
「喂!沒事做錯了嗎!」
「我希望有人可以整天都陪著他,就算我現在學校也在放假,但我也是幼稚園的實習老師,忙的過程總是會讓征十郎孤單,所以我才把他交給了你。」
「……喔…」
青峰只回了這麼樣不像是回答的回答,但黑子知道這是他在思考,過了一下黑子站起身「好了時間到,快點回去陪那孩子吧,別看他一副人小志氣高又裝堅強的樣子,他可是很怕寂寞的。」說完拍了拍對方的肩膀後離開了速食店,留下呆坐在那的青峰。
 
回家路上青峰一直在想著剛剛黑子跟他說的話。
那孩子怕寂寞又常常做著惡夢,在他來自己家中前是不是也常常惡夢中醒來,卻發現身邊沒有一直以來安撫著他的母親?
他那高傲不服輸的個性,是不是就是因為不想讓人看到他失去母親而脆弱的一面?
他不敢把全部的燈給關上,雖然一直唾棄但那雙小手每次在自己要離開他的視線時緊緊的抓著衣角,是不是害怕有人又要離他遠去?
 
想著想著,青峰加快了腳步,手拎了布丁馬上回到了家,才一開門就見那小傢伙什麼也沒做的坐在窗戶邊看著窗外天空,然後聽到開門聲嚇了一跳,一雙小手胡亂的擦著臉。
「赤司,怎麼了?」雖然青峰認為這句根本是問多餘的,但他也想不到第一句開口是該說什麼,他滿腦子都是黑子跟他說的話,說實話他心疼了,心疼明明還這麼小的小孩就要背起這麼多的傷。
「沒有阿,哪有什麼事。」赤司努力的裝作什麼事都沒有的說著,但頭依舊沒有轉過去面對青峰。
「沒有就轉過頭來阿,我買了布丁,吃不吃?」
「…不想吃」
「……」
要是平常青峰早就拎著赤司要他馬上吃了,但是現在的青峰卻做不到,明明想要像平常一樣對待赤司,可是心中就是想要保護著他,然後語氣就會變得溫柔的不像自己,所以話到嘴邊又不說了,因為青峰也知道溫柔的話語根本一點也不適合自己,還會被這有那麼點小聰明的赤司給發現自己的改變。
 
粗暴才是自己的風格,青峰現在就想要展現自己的風格。
他把背對著自己的赤司轉過頭來面向自己,想當然的是對方的掙扎,不溫柔的抬起了他的臉龐,果不其然不出所料的看到了眼睛紅的像隻小白兔似的樣子。
 
「哭過啦?」
「沒哭」
「你的事我都知道了」
「……」原本還在試著逃脫青峰抓住自己的手,但是這一句話就讓赤司腦袋像是當了機一般的用紅通通的眼睛直盯著對方,然後才冷冷的說出一句「然後呢,想要同情我嗎?」
 
因為他看到了青峰不同以往的表情,糾結的表情。
 
「跟你爸連絡過了嗎最近」但沒想到青峰又跳過了這題,問了另外的問題。
「沒有」
「所以你還要在我這住很久對吧。」
「…幹嘛,嫌我麻煩所以想丟開我嗎?」
 
赤司有些心痛,他一直認為所有人都會像母親丟下他一樣丟下自己,只是沒想到這麼樣的快,他剛開始對青峰毫不客氣也是不想要讓自己再有過多的期待,反正每個人都會拋下自己的。
但是青峰帶著他玩了他從來沒玩過的事情,嘴巴吐不出什麼好話卻還是在自己害怕難過的時候陪在自己身邊就像做了惡夢的時候,在自己發燒時緊張的在半夜東奔西跑的樣子,看在眼裡卻覺得這個人不會丟下自己,正想要相信他卻又聽到了這麼樣的一句話。
 
小孩子哪有那麼樣的能忍,就算裝作堅強,但是淚水就像關不緊的水龍頭一樣一直滑落下來,滴在青峰的手上腿上。
青峰見狀一驚,心都揪了起來,連忙用著他因為打籃球而長滿繭的雙手拭去赤司停不下來的淚。
 
「別哭阿…為什麼哭了阿…」
 
赤司用了全身的力推開了青峰,跑去拿了自己剛來青峰家時裝的包包,把自己的衣服隨意的丟了進去。
 
「你要做什麼?」
「走開啦!」
「我問你要做什麼!」
 
青峰制止了赤司,認真又嚴肅的看著他。
 
「反正,你遲早要趕我走,那不如我自己先走!」
「蛤?你哪隻耳朵聽到我說要趕你走啊?」
「你剛剛不就拐個彎說要趕我走嗎!」
「你這小子還知道拐個彎的意思啊?」
「笑什麼!」赤司不明的看著突然笑出來的青峰,又狠狠的往他的腳上一踢。
「痛…你真的是!」青峰一把把人給抱起「我沒有要趕你走,我倒希望你能一直在我這。」
 
赤司用小手用力的拍在青峰的臉上,青峰正怒的想罵,但對方又一把緊緊的抱住了他。
 
「喂喂,這撒嬌我可從來沒有看你有過阿」
「…你真的…很囉唆…」赤司把臉悶在青峰的頸肩上,說的話也跟著悶悶的,但是青峰輕拍了他的頭安慰著,他本來好不容易停止的淚現在又開始稀哩嘩啦的流下來。
 
溫柔的感覺就好像不知道多久前,母親這樣安撫著自己一樣,這個錯覺讓赤司懷念也讓赤司忍不住的緊緊抱著青峰。
 
「到底吃不吃布丁阿。」青峰任由對方抱著,但他真的不太會安慰人,只好弱弱的說了一句,然後替還趴在自己身上的赤司開了布丁。
 
直到睡前,赤司才又問了一句。
「如果父親要來把我帶回去,你怎麼辦?」
「那太好了,終於沒有小屁孩煩我了,我可以自由自在的看小麻衣了多棒」
「……可是我把你心愛的寫真集…丟了」
「蛤!?」青峰險些激動的掉下了床,好在動作快的反應過來利用微光看到赤司的臉龐才了解大概是開玩笑的。
「那你只好回去阿不然能怎麼辦?」停頓了一下才又說「但是等你長大,你要不要…」
「嗯?」
「就是…」青峰突然有點難開口,好不容易才又小聲的說道「跟我一起住…」
「不要。」赤司秒答外加嫌棄的語氣。
「……」
「不過你來找我我或許會答應」赤司耍了一把青峰現在得意著的說著
「你這傢伙真的是…」青峰把赤司在抱緊到懷裡「睡吧。」
 
他們知道,就算中途會離開對方,但最後一定還會再次的相遇然後繼續在一起。
 
-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