にゃにゃにゃ♥

關於部落格
目前
黑子的籃球 赤司中心♥
全職高手 黃少天中心♥
頭貼id=39675682
  • 8005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黑籃ヾ★【青赤】black coffee

》補昨天5/4青赤日!:-P

 ※
 
升上高三後,這是青峰與赤司第一次好好面對面坐下來談話,但與其說談話,倒不如說這只是兩人在對看而已。
 
某一天的假日,正跟平常一樣毫無目標的躺在床上翻翻手中女優雜誌的青峰,突然接到一通電話,他伸手拿起看了看來電者還嚇了一跳,從上次比賽後就已經沒有連絡的前隊長赤司居然會打給他,但還是滑動了螢幕接起。
 
「大輝,我在東京。」
 
……蛤?
 
青峰的腦中只有這麼樣兩個疑惑,為什麼赤司會在東京?為什麼在東京還要特別打給他?
 
不善於思考什麼問題的青峰直接就聽到了赤司說「某家咖啡廳,我傳地圖給你。」隨後取代赤司聲音的是嘟嘟聲,他已經把電話給掛了。
青峰感到莫名其妙後,手機又震動了一下,伴隨著訊息提示聲,赤司已經傳來了他所在的位置。
 
雖然青峰在別人眼裡可能是個暴君,遇上這種事他絕對是理都不理,而且肯定順手關機,但那是真正不了解他,就赤司而言,他認為青峰絕對會來。
 
 
 
果不其然,在某間咖啡店的角落中,一抹赤髮少年攪拌著手中咖啡,撐著頭就看到青峰還是一臉兇神惡煞的模樣進了這,左右到處看了看,連服務生都差點不敢上去跟這位客人搭話。
 
赤司笑了一下便招了招手讓青峰看到自己的位置後,他就貌似氣呼呼的直接走了過來,拉開椅子一屁股坐上,這種粗暴的坐法還讓椅子與地板扯出了不太悅耳的聲響。
 
「怎麼了大輝,還是一副別人欠了你幾百萬的表情呢。」
 
「少囉嗦,你為什麼突然到東京來?」坐姿非常痞的青峰,大口喝完了服務生先到來的水後,直接開口就問了他剛剛在電話裡來不及問的問題。
 
完全無視了還站在旁邊一臉錯愕了服務生小姐,赤司還是保持優雅的指了指那女孩「大輝,先點東西吧,等等在慢慢說。」
 
「嘖。」青峰一臉老大不爽的樣子翻了翻手中的menu,又看了看赤司點了什麼,才一移了視線又跟赤司對上了眼,這坐對面的傢伙怎麼一直在看著自己,青峰又問了「赤司你看什麼啊!」
 
「沒什麼,不如我幫你點吧?喝喝看我的這個怎麼樣?」
 
「這什麼東西?」
 
「黑咖啡」
 
「不要,很苦」
 
「嗯,我也覺得大輝應該不太喜歡這類的,畢竟還是孩子嘛」
 
「黑咖啡!」青峰瞪了一眼赤司,馬上轉頭對著服務生說了這句,服務生重複了一下後,隨即就離開了。
 
青峰再次看上了赤司,又說了「快點回答我的問題!」
 
「沒什麼,就只是來玩玩而已」
 
「那為什麼找我,以你來說,應該會去找哲的吧。」
 
「確實找哲也聊天的內容層次會比較高…」調侃了一下青峰還不忘抬眼對上對方的眼,馬上就看到對方像隻炸毛的動物要反駁回來時,繼續說了下去「不過我也想知道上次大輝你輸給誠凜後的成長…到什麼程度去了。」
 
青峰愣了愣,確實因為上次的那一場輸了以後,他重新的正視了對籃球的熱情,開始練球也開始對一些事情改觀。
 
「所以你現在是要來跟我一對一?」
 
「對大輝來說還真是只會說出這樣一個答案呢…」
 
「你這傢伙!是不是又打算說我笨了啊!」
 
赤司笑而不語,服務生將咖啡送到了青峰面前,也不見他拿起來喝,兩人就這樣的互相對看著,好像誰先說出話誰就輸了的樣子,要是旁人一看還真會一面佩服著這是在用眼神對話嗎?
 
看久了也渴了,青峰拿起了桌上的咖啡什麼也不加的一飲而下,突然有點後悔,怎麼可以這麼樣的苦?表情馬上皺了起來,又看到赤司一副忍住笑的模樣馬上又裝沒事,再次一飲而盡。
 
「大輝,忘了跟你說,那邊有糖還有其他東西可加呢」一手撐著臉頰的赤司抬起另一手指了指,他大概也猜想的到青峰不太喝這類的東西,也非常了解他的愛面子性格。
 
「你為什麼不早說啊!!故意的啊!苦死我了混帳!」一時也忍不住的把舌頭吐了出來用手搧了搧。
 
沒料到,赤司卻是在自己的小盤子上把方糖弄了個二分之一,一口含進嘴裡,手對著青峰招了招,後者當然一副莫名其妙的樣子卻還是靠近了,而後前者出其不意的親吻了上去。
 
腦袋當機的根本不知道怎麼回事,嘴巴還因為這樣的舉動嚇的張開了點,就感覺有塊東西順利的滑進了自己口中,甜的還有剛剛苦到舌頭發麻的感覺混合在一起。
 
青峰看著又一副若無其事的樣子坐下的赤司伸舌在自己的嘴角舔了舔,頓時覺得他媽 的這是誘惑嗎?
 
「……喂,你知不知道你在幹嘛啊?」青峰懷疑,赤司頭腦聰明過頭壞掉了。
 
「餵你吃塊糖?」
 
「不是這個吧!」
 
「給你點獎勵?」
 
「什麼獎勵啊!」
 
「奮發向上的獎勵。」
 
「啊?」
 
「大輝,我還是比較喜歡熱愛籃球的你。」
 
青峰無語了,這是所謂的告白嗎?想一想這怎麼會發生在赤司身上?但想歸想還是掩飾不了他只要一害羞時就會裝冷靜然後卻又一個不知所措的眼神不知道該往哪裡看,總之就是隨意的飄移著。
 
「所以…你找我來就為了這個啊?」
 
「今晚住你那吧!」
 
反正也抗拒不了赤司的話,就算青峰如此有個性,還被譽為了暴君想當然的也不好控制住,但是面對赤司,從以前開始抵抗的話先說出了但是身體卻還是照著他的意思做。
 
說不定哪時開始就已經成了習慣,已經讓赤司征十郎給收服掉了也說不定。
 
 
 
-
 
 
 
回家要做什麼我不知道~(妳#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