にゃにゃにゃ♥

關於部落格
目前
黑子的籃球 赤司中心♥
全職高手 黃少天中心♥
頭貼id=39675682
  • 80919

    累積人氣

  • 4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全職高手/葉黃】Time after time、一

 匆匆忙忙的跟朋友們道別後,黃少天抄著捷徑奔跑著到自己系院的路上,偶然碰到一個抽著菸的男人,他正蹲在角落那邊跟著一隻貓玩樂,黃少天在一陣奔跑瞬間還是捕捉到了這個畫面,馬上停了下來,不過因為跑得太快還有點煞不住衝過頭,隨即在慢慢的倒退回來看著那個人,黃少天下意識的走了過去,那人也感覺身後有個人,於是轉過頭來與人對望。
 
那人嘴上叼著菸的站了起來,煙霧馬上跟著環繞到了黃少天周圍,黃少天皺著眉咳了一下後說了一句「大哥,學校有設抽菸區,去那抽啦!」
 
黃少天看這人就覺得他肯定比自己大,不過要說這學校學生形形色色的,說不定人根本就跟自己同年,所以還是喊句大哥來暫時稱呼一下好吧。
 
被稱大哥的那個人笑了笑聳聳肩,吸了一口後就把菸給熄了,從口袋中拿出菸盒把熄滅的菸先丟了進去,然後才繼續看向黃少天「你是這系所的學生啊?」
 
「是阿。」黃少天點了點頭,隨後想到什麼又說「你是轉學生啊?不知道教室怎麼走?我可以帶你去啊!」黃少天壓根不把眼前的人當作是新生,在他眼裡看來一點兒都不像。
 
「呵呵,你帶我去教授辦公室就好。」
 
「行阿,跟好阿,不過我是不是要先告訴你學校有哪邊是吸菸區比較好,看你這樣子肯定菸癮超大,別看我這樣阿我看人可準的,我沒說錯吧沒說錯吧?」黃少天順口就嚷著。
 
「行了行了,一會再跟我說吧,還有提醒你一下,現在已經是一節課的上課時間了,你有課的吧?要不,剛剛可跑的急了呢。」
 
「臥槽!!!!我忘了啊!!!你趕緊跟上啊!!!」
 
隨後兩人一同進了電梯,黃少天在電梯裡還急吼吼的樣子,先跟一旁的人說著這層樓最頂樓就是所有教授的研究室,最後電梯停在了六樓,黃少天急忙的跑了出來,在電梯門要關上時他還問了一句對方的名字。
 
葉修。
 
那人是這麼說的。
 
 
 
上午的課結束後,黃少天走出教室就大大的吐了一口氣,他今天遲到的奔跑站在教室門外,有一瞬間躊躇著要不就翹掉吧反正第一節課也沒什麼的,但是一想到了學長姐們的流言說這老教授的各個恐怖事蹟後,黃少天突然背脊涼了起來,還是直接拉開教室門走了進去,所有人刷的全往門口看,看的黃少天也尷尬著,這不所有學生可都怕這老教授來著,教室居然已經都坐滿了人,一看幾乎都是自己班的人,也是,這門課本來就是班上必修的課,黃少天敢打賭,所有人都來了就只有他遲到了,再來就聽到了老教授的咆嘯聲。
 
「少天,還好吧?我記得你是先出宿舍的?」
 
喻文州,黃少天最親近的友人,他不是這系所的學生,但是剛好這節沒修什麼課,為了賺學分,也對這堂課有點興趣,又剛好好友黃少天這門是必修,所以也就選了進來,起初跟黃少天說了自己也選了這門課後,黃少天還一臉驚恐的像是看到鬼般對著喻文州直說"快退吧這是為你好",接著馬上把從學長們口中聽到的全說給了對方聽,喻文州聽到也只是笑笑的說了句"那我就更好奇了呢。"說完伴隨的那抹笑好像所說不假,黃少天馬上又再心底佩服著喻文州了,真是太厲害了這樣都嚇不倒他。
 
「哦!我突然見到于鋒他身邊還跟著鄒遠,好久不見就聊聊了,但是聊過頭就馬上衝來啦,不過正要踏進系所時看到旁邊有一個超邋遢還叼著菸的男人在逗貓,太吸引我眼球了我就順道停下來了,重點應該是我想要他別在小貓面前抽菸才去跟他說話的吧,不過說著說著被對方提醒了時間才猛然想起,接下來就是你看的那樣啦!」黃少天回應了剛剛喻文州的問題,把經過都一五一十的告訴他,然後又想到了一點繼續說著「我原本以為他是前輩,可是感覺不像,比較像新來的,可我又不覺得他比我小,說是要到教授辦公室耶,我怎麼樣都更不覺得他是當教授的料。」
 
「嗯?叫什麼名字?」喻文州問了句。
 
「他說他叫葉修…是叫葉修的吧!」黃少天想著在電梯門關閉時所聽到的這兩個字。
 
喻文州想了想也沒有聽過,但畢竟自己也不是這系所的學生,如果那個葉修是這系所的人,那他對這系知道的也不會比黃少天多就更不可能知道葉修是誰了,最後也只是點了點頭,然後兩人就一起去餐廳吃午飯去了。
 
 
 
開學第一週學生可以加退選課後,黃少天回到宿舍看著自己的課表,周三倒是有點空的,他並不是很想要把課都排得滿滿的,可是聽到喻文州對他說過先苦後甘四個字,所以也覺得先把課給修一修以後好悠哉過日子冒似也不錯,隨即在打開了學校網頁的選課表單看了看自己系上有什麼課自己還有興趣的,看了課的名字再看看教授的名字,有一門課的授課教授馬上就吸引了黃少天的目光,葉修兩個字。
 
黃少天用著鼠標在上面反白又按旁邊反白又按旁邊的一直重複著這動作,還把身體靠前近看是不是自己看錯了,這個葉修是那個邋遢男嗎?
 
想了想反正也不知道要選什麼課,直接就把課給排進了自己的課表上。
 
 
 
周三那天,黃少天帶著睏意走進了教室,習慣性的坐到了比較角落的地方方便上課上到一半打瞌睡時可以偷偷的瞇眼一下,早上的課就是讓人犯睏,不過今天黃少天還有一個任務就是確認那個葉修是不是真是個教授,他在系上還不知道有這教授來者,會不會是外系被聘來幫系上上課的?可是在開學那天見面時總感覺這人是新來的一點也不像是本校的人。
 
直到到了上課時間十分鐘了,這個叫葉修的人才緩緩的打了個呵欠走了進來站到講台上,所有學生都傻愣的看著眼前的人,包括黃少天,他甚至已經把嘴巴張的開開的一副嚇到魂都飛的樣子,然後就見那人把手中的教科書放在講桌上掃了教室學生們一眼,然後慵懶的開口。
 
「那啥,哥是這門課教你們的人阿,都不要那麼緊張,上哥的課很輕鬆的。」葉修說著便轉過頭在黑板上寫下了自己的名字,然後還在黑板上敲了兩下「葉修,多指教阿。」再轉回頭跟所有人說著。
 
黃少天傻眼的很,沒想到這傢伙還真是名教授啊?以他的性格是會直接問出問題的人,但是已經有別的學生搶先提問了。
 
「教授,我沒看過你阿,新來的?」這名學生看教授好像不會在意什麼的樣子,所以提問也就大膽了些。
 
「這學期剛到這系所,以後多多選哥的課阿,之後不是有那啥系評的,記得給哥好點的分數,你們知道的,這年紀缺的就是錢阿。」葉修說完還嘆了口氣。
 
也不知道說的是真是假,台下所有學生都笑成一片,這門課上的輕鬆有趣,所有的學生在上完課之後跟朋友分享著,一傳再傳,沒幾下這門課的名額就全滿了想選還選不到。
 
 
 
一天的課全結束,黃少天出了系所正準備回宿舍去,不過才走離教學樓不遠處,又看到葉修躲在角落抽著菸,黃少天下意識的又走了過去。
 
「不是跟你說學校抽菸要去抽菸區的嘛,你這樣虧你還是教授阿而且我真沒想到你是教授來者這根本跟你一點都劃不上等號的嘛…喔不我是說…」黃少天原本也只是想講前面那句話,可是一看到葉修不知道怎麼的就把上課時憋得很久的話整個給脫口而出,一想到還覺得是不是對所謂的教授這樣講話有點不大尊敬。
 
「喔,你就是那個開學第一天就遲到的傢伙嘛。」看來葉修是不太在意,但是他所說的話卻讓黃少天頭冒黑線。
 
不對吧…今天眼前這個人也遲到的吧?怎麼現在就先反過來說人了?黃少天這想要開口就聽葉修又飄來一句「對了,我記得你好像要帶我去吸菸區,現在不?」
 
黃少天反應過來才隨便嚷了一句就帶著人走。
 
才一到,葉修就馬上迫不及待的再次把菸拿了出來叼著點上,末了還看了一眼黃少天抽出一根遞了過去「要不?」
 
「……不要…還有我說阿,哪有教授還鼓動學生抽菸的阿你到底是不是教授還是只是冒充教授的人阿再說一般來說不是該在學生走後才可以放心的把菸點起來嗎我現在還在阿」黃少天發揮了他自認為的優點,說話不帶標點符號一氣呵成。
 
葉修呼了一口出來,懶洋洋的瞧了一眼黃少天,又深深的吸了一口,搖了搖頭,看似好像非常無奈的臉。
 
「喂喂喂你想說什麼就說阿這什麼表情啊!」黃少天看到真有些炸毛了。
 
「哥看你一臉捨不得走的樣子,又不忍心趕你走,這不就只好直接抽了。」
 
「你妹誰捨不得走阿!」黃少天一點也沒有把葉修當成教授看,直接髒話都飆了出來,最後又忍不住想確認一次「你真是教授啊?」
 
「是阿,雖然哥這麼年輕就當上教授有一部份原因也是實力太強啦,所以你驚訝是正常的。」葉修說完點了點頭。
 
「我去…你哪來的自信阿,有沒有幫自己留點臉面來著,算了不跟你囉嗦了我走啦。」
 
葉修不住在心裡想著,這貨不覺得在囉嗦的是自己嘛…然後想起了什麼又問了句「你叫什麼名字?」
 
「黃少天,我也有選你的課。」說完人就不帶回頭的走了。
 
 
 
黃少天嗎…挺特別的嘛,雖然話很多。
 
葉修笑了一下把菸捏熄了順手丟進了一旁的垃圾桶,也離開了。
 
 
 
 
 
TBC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