にゃにゃにゃ♥

關於部落格
目前
黑子的籃球 赤司中心♥
全職高手 黃少天中心♥
頭貼id=39675682
  • 8024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全職/周黃喻】選擇了誰

現在,他們正在為了期中考試而努力,喻文州這時就充當起了補習小幫手,幫助周澤楷與黃少天把他們最危險的科目拉到及格邊緣。

周澤楷學習能力很強,喻文州比較不擔心,反倒是黃少天他要擔心的多,相比起學習,黃少天更是喜歡在外頭跑跑跳跳的類型,他曾說高中生就是要在外頭揮灑青春,悶在室內苦讀有什麼有趣的,隨後他的課本上就多了兩隻小狗和一隻小貓,愉悅的跟周澤楷和喻文州炫耀自己的畫畫技術還挺好。

喻文州無奈,但也不能就這樣放任黃少天把成績直直滑落下去,這沒准補考對以後升學很危險,所以比起周澤楷,他現在的重點嚴格都在黃少天身上。

「哎哎文州文州,你帶眼鏡挺好看的啊!跟平常不同更加斯文了!雖然平常就很斯文啦!」黃少天沒兩下注意力又不集中了,嘴巴嘟起把筆放在上面,反到是欣賞起了喻文州帶眼鏡了。

「好了少天,先把這題解決,要不然都快到吃晚飯的時間了。」喻文州拿下了掛在嘴上的那隻筆,重新塞回了黃少天的手上,隨後再補一句「要是答不出來,又或是錯的比之前還多題的話,我看今天…我跟小周就去吃上次少天推的那間路邊攤,少天你在外頭吃泡麵等我們?」

「文州你要不要這麼兇殘!!」黃少天抱怨了幾句便開始低頭認真作答,雖然作答時嘴還是停不下來的一直在叨念著。

 

三人的相處方式很平凡,這可能也是所有高中生都會經歷過的生活,就好比對任何事物都充滿了好奇心,例如情趣片。

 

黃少天在書局繞了繞,終於找到了上次喻文州推薦的一本書,但那本書的位置放置的實在詭異,旁邊那區就是成人專區,黃少天沒有交過女朋友,正值這個年紀對這類事情說沒好奇那是騙人的,他撇了一眼旁邊的書籍,左右看了看有沒有熟悉的人,猶豫了一下便橫向移動緩慢踏入對未成年人來說是禁區的地方。

緊張的黃少天面對這類裸露的書伸出他那有點沒出息的顫抖的手,吞了吞口水並沒有拿起放在架上的書,他小心的翻著書角像是做賊一樣的偷看,然後就被身後的叔叔性騷擾了。

臥槽,我怎麼看也像個男的吧?我看的這本也不是什麼男男設定…靠靠靠這不能忍啊!

黃少天轉過頭正要破口大罵飆他最得意的技能垃圾話時,映入眼簾的已經是周澤楷制伏了那位大叔的畫面。

「周、周澤楷!!」其實黃少天有一點尷尬,雖然能被周澤楷救是好事,但是自己站的這一區…他馬的最不想被看到的就是周澤楷和喻文州啊!於是黃少天的耳根一下子全紅了。

付完了帳,兩人一起走出書店,但這時黃少天多了一個尷尬的事情,就在剛剛周澤楷帥氣的對著大叔面無表情的說了一個滾字,看大叔像是屁滾尿流的跑出去後,周澤楷表情變的到快,轉眼就是微笑的看著黃少天,然後什麼也沒說的拿起了黃少天偷偷看的那本雜誌,付款。

「我說…那個店員不對吧,你怎麼看也都像個未成年再說你還穿著制服啊!怎麼就給你買了這本書!」黃少天想轉移剛剛的尷尬,但後頭突然冒出另一道他再熟悉不過的聲音了。

「小周常去那間店,不過我認為應該是那位店員挺喜歡小周的所以放寬了限制吧。」喻文州微笑的靠在一旁的牆壁上等著兩人。

「我去…周澤楷你真是方便啊!…不對,這麼說其實文州你已經知道剛剛發生什麼事了?」

「呵呵。」

黃少天原本還不覺得周澤楷與喻文州兩人的呵呵會讓他有這麼大的殺傷力,此時此刻,他真的希望這兩人能暫時性失憶。

 

但是現在的這個節奏有點超乎黃少天的想像,他不懂為什麼突然就會在周澤楷的家中,三個人窩在房間,一起看情色片。

女優喊得忘我,這對於一個正常的青少年來說是非常抗拒不了那股蠢蠢欲動的下半身,黃少天偷偷的看著坐在他左邊的周澤楷,非常淡定的直盯著片子看,好像一點反應也沒有的感覺,黃少天有點緊張是不是自己太過糟糕了,看了一眼自己有點反應的地方,稍微拉了拉制服遮住,悄悄的看著坐在他右邊的喻文州。

喻文州好像接收到了視線,原本喝了一口水的動作停了下來,微笑的轉頭對著黃少天依舊溫柔的說「怎麼了,少天?」

這要怎麼說?自己有反應了嗎,但三個大男人的能幹啥事,黃少天搖了搖頭想要裝鎮定,但是聲音有點出賣了他。

這點樣子逃不出喻文州的眼睛黃少天自己也知道,於是他縮了縮腳,雙手抱住小腿把下巴抵在膝蓋上,屁股往後挪了挪,巧的是遙控器就被他壓到聲音放大鍵。

再喊大聲一點。

嗯阿--太深…唔。

男優女優聲音充斥著整間房間,最具穿透力的還是屬於女優的呻吟聲還有被頂撞太大力而發出的陣陣水聲。

周澤楷被突然放大的聲音嚇的背都挺直了,喻文州眨了好幾下眼,馬上拿過遙控器把聲音調小聲,順道按了暫停鍵。

「對、對不起阿…我不小心按到了。」黃少天左右看了看兩人,然後自暴自棄的說「所以我說為什麼變成在看這種片子啊!」

「我們以為少天對這很好奇,所以想說就一起看了吧。」喻文州笑著說。

周澤楷點了點頭,伸出食指指了指黃少天特意拉住制服蓋住的地方,吐出了一個字「幫?」

「……」黃少天咬了咬唇,點了點頭。

他們三人互相幫助對方,雖然害羞但是卻不感到噁心,甚至還因為剛剛的片子讓他們差點還想要進一步,但是理智讓他們三人都及時的踩了剎車。

 

那天的事誰也沒有再提起過,黃少天認為他們還像平常一樣什麼都沒有變,但他不知道的是另外兩個早已對他產生了化學變化。

「小周喜歡少天吧。」喻文州趁著與周澤楷兩人單獨相處時,如此說道,周澤楷知道雖然看似問句,但是從喻文州口裡說出,它就是個肯定句,對於喻文州,事情不必藏,他點了點頭誠實道「喜歡。」

「巧了,我也是。」喻文州笑容不變,沒有什麼宣示的話語,只是很平淡的說著「看少天怎麼選擇吧,或許我們兩個都落選了呢。」

他們確實也想過黃少天要是是個直男的話呢,所以誰都沒有先出擊過,在那次互相撫慰的事情過後,就這樣一直保持著不變,直到彼此都考上了理想的大學。

 

這天他們三人窩在黃少天家舉酒慶祝,鋁罐瓶碰撞在一起,一起一口飲下一半,他們都知道彼此酒醉的界線在哪,曾經也有過一同喝酒的記錄,黃少天酒量相比起來最差。

而他醉倒的樣子也不是挺安靜,依舊是這邊說一句那邊說一句,只是毫無邏輯話題跳躍,說到爽快為止他就會乖乖的躺平,而喻文州和周澤楷就這樣慢慢的喝著酒,欣賞黃少天這副對他們來說是可以用可愛來形容的樣子。

周澤楷和喻文州兩人對看了一眼,最後默契的一同放下手中拿著的酒瓶罐,最先把黃少天拉到自己身上的是周澤楷,喻文州沒阻止,只是笑著跨坐在黃少天的大腿上看著周澤楷的下一步動作,解開黃少天的制服鈕扣,露出那因平時常跟周澤楷在戶外運動休閒還算挺結實的上半身,雙手從身體兩旁緩緩撫摸至胸前。

黃少天或許因為搔癢感,又或許是周澤楷剛剛觸碰冰瓶罐上使得手上溫度冰涼,受到的感覺更是讓他縮了縮身體,只是坐在他腿上的喻文州按住了他,讓他不在扭動自己的身體。

「少天,我跟小周…行嗎?」喻文州低下頭,在黃少天的耳邊細語,熱氣噴灑在他的耳旁,喻文州的聲音好像有股魔力,能讓他不自覺的就點了頭。

收到了許可,雖然是在黃少天迷糊的狀態下,但此時此刻已經停不下來,周澤楷捏住了黃少天的下巴上抬了點吻了下去,強行的撬開了對方的唇,舌頭靈活的在裡頭勾起黃少天的舌,互相交換著淡淡的酒味唾液,發出的聲音曖昧的比起上次一起看的情色片子還來的更有慾望。

喻文州聽著這樣的聲音,拉下了黃少天的褲子拉鍊,隔著底褲目視著稍微已經有點濕點在上頭的地方,抬頭看了一眼兩人的深吻笑著說「小周接吻技術不錯?」,手沒閒著的搓弄著黃少天的性器,試圖讓他完全挺立起來。

「你要試試?」周澤楷離開了黃少天的唇,一絲銀線掛在兩人嘴邊,喻文州明白雖然周澤楷還是那副表情,但這是句玩笑話,聳聳肩拉下黃少天的底褲「不了,我服務少天的這裡就好。」

周澤楷點點頭,兩手不停的搓弄著黃少天胸前兩點,低頭含住了他剛剛找到的新敏感點耳垂,兩人一同摸索著能讓黃少天有反應的地方。

喻文州伸舌在黃少天的性器頂端鈴口舔拭,周澤楷就伸手遊走在黃少天的後穴口皺摺處,兩人一前一後有節奏的夾攻著,喻文州一口含住,周澤楷就配合著他把手上倒滿的潤滑液搓開,開始以手指緩緩進入黃少天的體內。

「阿哈…什麼…很奇怪阿…」黃少天睜開了一隻眼睛迷糊的抓著正在服務他前端的喻文州手臂,他沒有忍耐自己的聲音已經變了調的喊出,稍微不適的動了動身體。

「沒事哦少天,很快就會習慣。」喻文州退出些許,摸了摸黃少天的頭安撫,而黃少天只要聽到喻文州的聲音就會莫名的感到安心似的,亂動的身體也停了下來,只是周澤楷卻有點失望,他希望自己的聲音也能對黃少天有這樣的作用,但他也知道自己不擅常用言語,那用行動總行吧,想法一有,進入一半的手指已經在裡頭開始畫著圈圈,在伸進一點,按了按內壁找尋著體內的敏感點。

喻文州舔拭著黃少天的莖柱,就在周澤楷按到了某一點時黃少天整個人像觸電般的抖動一下,他也沒有猶豫的整根再度含進了嘴裡,與周澤楷的進攻形成了呼應,黃少天在酒醉下三兩下就被挑起的慾望,嗚咽了幾聲雙手想推開喻文州,但無力的像是在替人抓癢般,周澤楷和喻文州都知道黃少天是要到高潮了,在周澤楷親了親黃少天的臉頰說了兩個字「射吧」,喻文州沒有離開,反到吸了吸,讓人全部都宣洩在他的嘴裡。

黃少天仰頭靠在周澤楷懷裡喘氣著,面頰潮紅的看著喻文州吞下自己的所有,發洩完的他有點清醒又有點不明白現在的狀況的模糊,直到周澤楷把第二根手指放了進去後,黃少天才猛然的驚訝轉過了頭「臥槽!周澤楷?怎怎怎麼回事?」

「少天…」喻文州掰過了黃少天的頭,吻了上去,腥味頓時充斥在黃少天的口腔裡,他知道那是他自己的味道,但是文州吻著自己卻又有另外一種不同的感覺,他們分開後的黏稠感還有周澤楷正在進攻的後穴,馬上又讓他高潮過一次的下半身又有了點精神。

喻文州看著黃少天是清醒了些,伸手撫上了他的臉頰「如你所見,如果不喜歡就說出來,我和小周會停止。」

「為什麼…為什麼會變這樣啊?」黃少天還在驚訝中,他把手伸到後頭抓住了在不停摩擦進入自己穴口的周澤楷手腕。

「喜歡你…我們兩個。」周澤楷乾脆退出了手指,把頭靠在了黃少天的肩上問著「不喜歡?」

「我倒希望你們讓我再醉一次…」黃少天也不知道該說什麼了,要求他們停吧,但他身體被挑逗成這樣,連手指退出都有股空虛感了,但他又不想要說出要求,身為男人他還想保留一點自尊,更何況這是他的第一次,於是他翻過了身,整個人乾脆就塞進了周澤楷的懷裡,他不討厭這兩個人,也可以換句話說他也很喜歡這兩個人,比起任何人,他們做什麼都在一起,這樣的友情黃少天很珍惜,他沒想過會在這樣的一個即將被上的場合上被告白,二選一?他有點做不到,說喜歡好了,按照自己的心他們兩都各佔一半,沒有人多過一點少過一點,能不能照舊的三人像從前一樣不分誰是誰的,一起生活下去呢?

好像有點不公平,但是黃少天的腦筋想到這邊已經一團混亂,現階段他沒辦法給出答案,於是他模棱的搖了搖頭,把面悶在了周澤楷的胸口上,聲音傳的有些虛弱「沒有不喜歡。」

喻文州和周澤楷當然知道黃少天對感情的猶豫,他們倆並沒有一定要現在讓他給出答案,只是手邊工作還是得繼續,讓黃少天變成這樣的是他們,他們得負責才行。

「我先?」喻文州對著周澤楷說著,看著人點了點頭後,拉下了自己的褲頭,早已經腫脹不已的性器抵在了周澤楷幫忙做的擴張而開合著的後穴孔中,緩緩推入了進去。

周澤楷抱著在他懷裡緊緊抓住他手臂的黃少天,喻文州的那話兒不能與手指相比,第一次的疼痛讓黃少天那好看的臉緊緊的皺在了一起,連喘氣的起伏好像都會帶動到下身的疼痛,這點喻文州也感受的到,在進去到一半時,停下動作,雙手撐在了黃少天的腰際「少天,很疼嗎?」

「嗯!!!!」黃少天嗯了一聲,但兩人都可以得到一連串驚嘆號的感覺,周澤楷拍了拍黃少天的背部試圖安撫,喻文州用他那好聽的聲音在黃少天耳邊說著話「放鬆些,我暫時不動。」

「你們…你們到底為什麼感覺這麼熟練!!」黃少天在最後的咆嘯聲中讓喻文州完全的送進自己體內。

兩人笑而不答,喻文州開始擺動起腰部,抽送的速度平穩,讓黃少天從不屬於自己的東西在體內衝撞時的不適感漸漸轉變為快感。

在他漸漸又快要達到第二次高潮時,喻文州從他的體內抽了出來,黃少天驚訝的轉過了頭,對上的還是那抹溫柔的笑容。

黃少天還沒問出疑問,他就被周澤楷翻了個身,換作的是另外一個碩大。

「靠靠靠還能這樣交棒的啊!」黃少天扭動著身體,但是被周澤楷向上一頂,瞬時間全身都軟了下來,再一頂,說出來的話全變成了呻吟,早在剛剛的擴張動作時已經摸清楚了黃少天的敏感點,這時只要狠狠的攻擊抽插頂入就好。

「你能幫我嗎,少天。」喻文州也還沒發洩出來,黃少天被頂的一愣一愣的,無法思考就跟著感覺走,張口含入了喻文州的那話兒,用著殘留的理智想著剛剛對方對他服務時的樣子吞吐,不時用舌頭舔弄頂端。

最後三人一起達到頂點,互相靠在對方身上喘氣,黃少天累的閉上眼傳出來的便是規律的呼吸聲。

 

「我喜歡你。」

在那之後,黃少天想保持住三個人平衡的感情並沒有讓他實現,他們各自上了自己理想的大學。

他為了不讓黃少天煩惱自動放了手,成全了他和他。

而他一直不時的關心著黃少天,漸漸的打動了他。

 

不論做法是什麼,彼此的目的與想法都是同樣的,希望黃少天能在自己的守護下依舊保持著他的開朗與燦爛。

 

-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